tv

他發大財後回老家尋找神祕恩人,誰知竟發現是嚇人的。。還與他發財有關!

14555195329935
林雨田是個很有衝勁的年輕人, 開了個野生動物養殖場, 才三年工夫就賺了個盆滿缽滿。 這天, 一位相面的告訴他, 他之所以年紀輕輕就發大財, 是因為命裡有貴人相助。 要想今後有更大發展, 可別忘了報答從前幫過自己的人。

林雨田聽了一拍腦袋想,給自己幫助最大的,除了當年把自己從路邊撿回山裡的黃老漢,還有自己當年的奶媽。他們對自己有再造之恩,一直沒有報答過,現在發了財,可不能忘了恩人。他準備了一些東西,開著車便朝那個叫老鷹溝的小山村奔去。

經過好一番顛簸,林雨田總算到了大山深處的老鷹溝,很順利就找到了黃老漢。黃老漢見自己撿回的棄嬰有了出息,又曉得來看他,很是高興。

林雨田見黃老漢生活很清苦,便說:「大伯,沒有您就沒有我的今天。您住在深山老林這麼多年,一準熟悉野生動物,以後就別待在這山溝溝了,我開著一家野生動物養殖場,您幫著給料理料理,要是嫌累歇著也成,以後我養您的老,讓您過舒適自在的日子。」

黃老漢聽了這話突然沒了剛才的高興勁兒,老半天沒吱聲,過了一陣子才說:「我老了,出了山不習慣,還是住在這山溝溝好。」說完這句話,黃老漢就只顧自己抽水煙,不再搭理林雨田的話。林雨田見黃老漢興致不高了,就換了個話題,說:「這次我除了來見您,還想見見我的奶媽。您能不能帶我去見見她?」

黃老漢又是半天不吭聲,一直等吸完了一口煙,才說:「這些年你從沒來見她,現在見她幹什麼?我看還是不見的好。」林雨田一聽急了,說:「我吃了她那麼多奶,總該當面謝謝她吧?」

黃老漢說:「她老了,不想見你。」

林雨田說:「我今年才二十五歲,我奶媽頂多五十來歲,哪裡就老了?分明是您不想讓我見她!」

黃老漢冷笑一聲,說:「五十來歲?你奶媽今年三十都不到!」

林雨田聽了個滿頭霧水。黃老漢一會說奶媽老了,一會又說是三十歲不到,如果真是三十歲不到,那奶媽不是兩三歲就給自己餵奶了嗎?這不是在說胡話嗎?

黃老漢見林雨田滿臉疑惑地看著自己,一本正經地說:「不錯,你奶媽兩歲多就給你餵奶了!」

林雨田驚得差點從凳子上跳起來,說:「這絕對不可能!」

黃老漢嘆了一口氣,說:「所以我勸你不要去見她。你還是趕緊回去吧,不見比見了好!」林雨田更加認定黃老漢是在跟他捉迷藏,他從包裡拿出一隻舊式玻璃瓶,激動地說:「當年要是沒有奶媽這瓶奶,我活不到今天!我這條命是奶媽給的,不當面向她道謝,我還是個人嗎?」

林雨田接著說,當年養父把他從老鷹溝抱回城裡後,只有奶粉喝,他身子本來就弱,又從來沒喝過那玩意,喝得直拉肚子,人瘦成皮包骨。醫生說這是因為斷奶斷得太急,腸胃失去了平衡,必須再找到以前的奶媽要點奶,一天喝一點,讓腸胃慢慢適應才行。不然,肚子再拉下去將發生脫水,那就非常不妙了。林雨田養父聽了,連夜趕到山裡,找到黃老漢,黃老漢第二天就弄到一瓶奶媽的奶交給養父。於是,林雨田每天喝一匙奶媽的這種奶,讓腸胃逐漸適應了奶粉,這才撿回了一條命。

「遠遠看一眼就夠了。」

黃老漢見林雨田動了感情,嘆了口氣,手朝村前一條山路上一指,說:「如果你真想見她,就到那條路上去等等看,也許在那裡能見著她!不過你要答應我,你遠遠看一眼就夠了,不要驚動她,更不許打她的主意!」

林雨田覺得黃老漢的話前言不搭後語,根本不靠譜,但他只想盡快見到奶媽,便說:「成,我都答應您!請您告訴我奶媽長的什麼樣。」

黃老漢說:「如果你看見她嘴裡叼著野雞野兔什麼的從上面下來,就是你要找的奶媽!」

林雨田又是大吃一驚,問:「我奶媽沒手嗎?她怎麼用嘴來叼獵物?您不要再跟我捉迷藏了,還是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吧!」

黃老漢說:「既然這樣,你跟我來,我帶你去找她!」黃老漢說著,把林雨田帶進了山裡,他一邊走一邊大聲喊:「阿拐—出來!阿拐—出來!」

林雨田又是一驚,他知道這一帶被人叫「阿×」的,只能是小孩子或未婚的年輕人,可自己的奶媽少說也將近五十歲了,怎麼還叫阿拐?難道奶媽她真的只有二三十歲?

黃老漢說:「實話跟你說吧!你的奶媽是一隻豹子!」

林雨田嚇了一大跳,說:「這不可能!豹子的奶您怎麼拿得到?」

黃老漢一五一十說了經過。原來,當年黃老漢把林雨田抱回家後,第二天就上了山,他在山上遇到一隻被獵人下的鐵夾夾住前腿的母豹,母豹腳上的傷口已經開始腐爛,身下還拱著幾隻吃奶的小豹子。如果不把母豹的傷腳治好,不僅這母豹會沒命,這一窩小豹子也活不下去。黃老漢動了惻隱之心,把一窩豹子都帶回家,弄來草藥給母豹療傷,還打來野雞野兔餵牠,給它療好傷後,又把豹子一家全送了回去。

但第二天豹子一家又回來了,母豹嘴裡還叼著兩隻野雞。黃老漢一看,明白這是母豹前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。恰好這時林雨田「哇哇」哭叫著要吃奶,黃老漢見這隻母豹的奶子鼓鼓的,就異想天開,想用母豹的奶水來餵林雨田,他大著膽子上前摸了下母豹的奶子,這母豹立時明白是怎麼回事,溫馴地躺下來,任由黃老漢小心翼翼地擠奶,很快擠出滿滿一碗,黃老漢端給林雨田喝,林雨田馬上咕嚕咕嚕喝了個痛快。從這以後,這母豹隔天就來村子一回,讓黃老漢擠奶餵林雨田。

林雨田被養父帶進城後,這豹子還常常回村裡來,每次都叼個山雞野兔什麼的,從不傷害家畜,還幫著村裡人驅趕糟蹋莊稼的野豬!因為牠的腳受傷後有點跛,村裡人就喊牠「阿拐」,把牠也當成村裡人。誰要是想找它,在山腰喊一聲「阿拐」,牠就會馬上出來!

「你開的到底是啥公司?」

林雨田又問:「你為什麼不早說?非得到現在才告訴我?」

黃老漢說:「我不想告訴你,是怕你打阿拐的主意,傷害阿拐!你別以為我們山裡人啥都不懂,野生動物哪有那麼容易養殖的?你開的到底是啥公司?所謂養殖,不過是個騙人的幌子而已,你做的是販賣野生動物的勾當!對不對?」

林雨田身上汗水直冒,問:「您憑什麼這樣說?」

黃老漢指著山坡上被人挖起的一堆黃泥,厲聲說:「就憑這個!這幾年來每天都有人到我們山裡挖洞捉蛇,鑽山打鳥,恨不得把這裡翻個底朝天!你來這裡前幾天,我看到阿拐經常路過的地方有一片血跡和幾團豹子毛,草叢也被壓倒一大片,而阿拐這麼多天沒見影子,我看它八成是被人捉去賣了!」

林雨田忙問阿拐長的模樣,黃老漢說:「牠左前腳跛了,前額被野豬的長牙戳傷過,有個銅錢大的疤!」

林雨田一聽急了,連忙說:「別說了!我這就趕回去!」

就在來老鷹溝的前一天,林雨田的養殖場剛剛買下一隻豹子,正是他的「奶媽」阿拐。

感謝支持請按讚, 分享出去吧!
別忘了加入金鋼郎粉絲團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